中国现存最古老的图书馆,400多年不开放,如今成5A景区

大学时颇喜欢余秋雨老师,他的书常放在我枕边,每日必读。有篇《风雨天一阁让我记忆犹新,也第一次认识到了这座古老的图书馆,乃至于心心念了好久。


这次到宁波,我第一个奔赴之地便是天一阁。景区前游客很多,有三三两两的散客,也有浩浩荡荡的团体,其中不乏年轻人的身影。对于一个文化性景点,这实属难得,虽然天一阁现为5A景区,可在历史上,这里一直是神秘的存在。


天一阁的主人为范钦,明朝嘉靖年间的进士,他本是文人出身,却做到了兵部右侍郎的位置,在福建统兵抗倭。尽管习惯了舞刀弄剑,可范钦还是更喜欢收集藏书,每到一地便广收地方史志,退休之后建藏书楼存放,起名为天一阁。


为何叫“天一”呢?因为古时房屋多为木质结构,火灾危害最大,范钦受《易经》中“天一生水,地六成之”的启发,起名天一阁,期望能“以水攻火”,让书籍免受火灾。


为了保护天一阁,范钦可谓煞费苦心,他定下了“代不分书,书不出阁”的祖训,后世传承时不分开书籍,也不对外开放,不外借书籍。为此他生前给了两个儿子两个选择:一个是万贯家财,一个是天一阁。


范钦长子选择了天一阁,这属实需要极大勇气,因为一个既不能借,也不能看的图书馆,除了传承是没有任何用处的,维护它还需极大的精力和费用。对此余秋雨在文中写道:这到底是一种光耀门庭的荣幸,还是一场绵延久远的苦役?


遗憾的是,天一阁没有损坏于火灾中,也没有流散于传承中,而是受伤于战乱中。从清朝末年开始,天一阁屡遭太平军、洋人劫走,之后又两次遭受盗贼的偷窃,损失惨重,好在民间自发捐书,再加上范氏后人收集散落各地的珍本,才得以恢复。


我乘坐公交前来,在广场上看到一方立石,上写“天一阁月湖”,这本是两个景区,只不过连在一起申报成了5A景区,两者相离很近,有池塘相连。


天一阁广场像一个江南园林式的庭院,粉墙墨瓦的墙壁,绿水满盈的池塘,乌黑柱廊的歇山式亭阁,显得清秀雅致,符合江南文人的气韵。需要注意,地图上导航到的是南门,这是出口,入口在西门,我看好多人都走错了。


天一阁现有三部分组成,藏书区、园林区和展览区,建筑群则由“二阁三祠”组成,即天一阁、尊经阁、秦氏支祠、闻氏支祠、陈氏宗祠。


最珍贵的便是藏书区,这里有范氏故居、陈明草堂和宝书楼,天一阁的珍贵藏书都藏着这,当然也不是全都开放,只是开放了一小部分供游客体验。


那神秘的天一阁里究竟有哪些书呢?据统计馆内现存古籍30多万卷,多为明代刻本或抄本,不少是海内孤本,最珍贵藏书的则是明代的各地方志和科举录,尤为保存了1371年至1583年完整无缺的进士登科录,堪称镇楼之宝。


此外还有古籍、字画、碑贴,以及万工轿等珍贵手工艺品,说是图书馆,更像是传统文化的展示中心。


东明草堂为最早的藏书楼,东明为范钦的号,是他读书办公之地,红木装饰古朴厚重。藏书楼内陈列着一些古籍,上面贴有编号,只是古书晦涩难懂,现代人连书都很少看了,别说关注古书了。


如此还真得感谢余秋雨先生,若不是他的文章,中国最古老的图书馆说不定仍是默默无闻。天一阁建成于1566年,400多年来不对外开放,如今倒成了年轻人争相观赏之地,或许这更能体现出藏书的价值。


秦氏支祠建于民国,为秦氏族人为祭拜祖先而建,现归入了天一阁景区中。旁边有个麻将陈列馆,是国内为数不多以麻将专题性的博物馆。


很多人不知道,麻将就起源于宁波,诞生于明朝万历年间,也就是天一阁建成后的几十年,而宁波话“麻雀”的发音正是“麻将”。


走过了几百年光阴的天一阁,更像是一个文化奇迹,于历史,可以明得失;于文化,可以知兴替;于传承,可以享温情,成了中国人的朝圣之地。


地址:浙江宁波市海曙区天一街


交通:可乘坐9路、26路公交,到天一阁站下即可。


关注作者:林清鹿,知名旅行博主,在山河中修行人生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