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1年第一天!亚洲首富换人了

悄无声息中,亚洲首富的宝座“易主”了。




不是套利者李嘉诚,不是靠游戏社交发家的马化腾,更不是如今身处风口浪尖的马云,而是一个“名不见经传”的人物——钟睒睒(shǎn)。




据彭博亿万富翁指数称,农夫山泉董事长钟睒睒以778亿美元身家超越印度信实工业集团董事长穆克什·安巴尼,成为亚洲首富,在全球富豪榜上名列第11位。




这个以低调著称、并善于隐藏于镁光灯外的农夫山泉创始人钟睒睒,一生的曝光量可能都没去年一年多。






很多人对钟睒睒的了解是在2020年9月,当时他旗下企业农夫山泉上市,市值开盘暴涨85%,一举超越了马化腾和马云。钟睒睒用短暂的30分钟,问鼎了中国顶级富豪榜。




因此,钟睒睒也被人戏称为:半小时首富。




在短短一年间,钟睒睒身家暴涨709亿,其增长速度令人咋舌。据悉,钟睒睒财富增速之快,主要来自两个互不相关的领域。




左手卖水(农夫山泉),右手卖药(万泰生物)。




除农夫山泉以外,他还持有北京万泰生物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的20%股份。




今年4月,万泰生物药业在A股上市,几个月后,农夫山泉成为香港最热门的上市公司之一。




自上市以来,农夫山泉股价已上涨155%,万泰药业涨幅超过2000%。




液体黄金,一个茅台,一个山泉,股市诚不欺我也。






说到钟睒睒, “低调”是一个绕不开的名词。




相比于他那喜欢传经布道的浙江老乡马云,钟睒睒他不参加任何企业家协会,绝少交企业家朋友,几乎从不应酬。




他曾经说自己就是一个独来独往的人,同行们在干什么、想什么,自己根本不管。




在政商关系上,他亦从不担任人大代表、政协委员;几乎不出席由政府相关部门召集的企业调研会议。




颇为有意思的是,这位新首富对房地产旗帜鲜明的态度:




“我的性格没有阿谀奉承的习惯,我不喜欢打交道,我不喜欢喝酒,所以我做不成房地产。”






钟睒睒是浙江诸暨人,在温文尔雅的绍兴师爷中,诸暨“好斗”的精神深入骨髓,钟睒睒自然也不另外。




停止生产纯净水,成为行业“叛徒”;挑起水的酸碱性大讨论,拳打康师傅;怒怼“标准门”,脚踢《京华时报》。




钟睒睒打完这三仗,“独狼”之名,不胫而走。




有消息称,钟睒睒案桌上有一尊堂吉诃德像:堂吉诃德似乎正在椅子上打盹,可他的左手依旧按着一本摊开的书,右手则紧紧握着剑,仿佛随时在学习,又仿佛随时准备跳起来战斗。




一如钟睒睒本人。





其实吧,亚洲首富也好,中国首富也罢。




所谓的首富变动史,其实更是中国经济的转型发展史;流水的首富们见证了国民经济的变迁,也无意中代言了那个独特的时代。




过去二十年是中国飞速发展的二十年、是水大鱼大的二十年、是阶层剧烈碰撞的二十年。




胡润富豪榜》历年排名




90年代末到21世纪初,是改革弄潮儿的财富盛宴。中国计划经济体制特征和农业大国的历史国情,让精准把握政策脉搏的荣氏家族、刘永好家族吹响了财富增长的号角。




2003到2005年:经济全球化浪潮呼啸而来,国际化、城市化的趋势不可阻挡,IT新贵、零售巨头开始展露头角,丁磊和黄光裕一骑绝尘;




2006到2008年:资本创富、金融创富开始兴起,张茵、杨惠妍在股市的利好下,一举问鼎中国女富豪。




2008到2012年:大规模刺激计划下,房价扶摇直上,房地产、制造业造富效应明显,实业派复位;深耕传统行业的王传福、宗庆后、梁稳根乘风而起;




2012年到2020年:城市化基础建设已然成熟,房地产、互联网开始独霸富豪榜。首富之名自马云、马化腾、王健林、许家印之中来回流转;



20年以后,后疫情时代,我们急需在变局中开新局,互联网行业的垄断地位必将被切割,双循环新发展格局已然敲定。




科技创新、消费升级必将引领经济高质量发展;可以预见的是,未来的富豪们必将在这两大领域喷涌而出。




历史的车轮,滚滚向前。




李嘉诚也好,马云、马化腾、钟睒睒也罢,都不过是时代的注脚,是时代造就了他们。




一如人民日报那句盖棺定论的名言:从来没有谁的时代,只有时代中的谁。